客服热线:   |  E-mail:

2019四肖四碼

电影院的感人故事

  电影院的感人故事 小山城里的电影 院因市场不景气, 或是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 早在几年前像一间街头的铺 子,经营不下去,打烊了。电影院被拆除了,在废墟上建成商业城,也许是现在 兴起来的吧,转型。不做东家,做西家的生意,只要是能赚上钱养活自己就万岁 了。 在那个没有电视看的岁月里, 我们可是把电影院当作自家里的厅上这台电视 机来观赏许多年,伴随着童年、少年和青年,打发了多余的时间,否则会觉得日 子过得慢悠悠的。 那时候的电影院不在街头上的一栋大房子里。我记得的是我当孩子的时候, 城里的电灯不正常,好像也是有春夏秋冬。每当夏天来光临时,街尾上的百花岭 拉下的瀑布也窄了,电灯的亮度也跟着黄了,夜间的电不够用,经常拉闸。冬天 还好。 我的父亲就会买好电影票逗着我们去吃晚饭、 去洗澡、 去换件干净的衣服。 我们拉着爸妈的手从住在县委里的半山腰上的家里下来, 走过街对面就是电影院。 电影院当时在街尾,背靠旧一小的地方,面对着的是县委。 电影院是露天的。 我们走过街时看到的是门庭若市, 在几盏昏黄的灯下人头 涌动,去抢着买电影票、去围在门口等着验票进去。我爸爸事先买好了票,带着 我们像公鸡带母鸡小鸡似的,走过这扇门口,里面是一个空旷的电影院,没有屋 顶,只见挂银幕的地方,用竹子一根根搭起的台子,台子的两旁各拉一条两三米 高的黑布,一直到后面的门口,像一堵墙把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隔开了。里面是 用木头钉的一条条凳子,我爸凭着票上的号码,带我们去对号入座。很快里面的 座位被人像萝卜坑一样填满了, 坐在位置上像澳洲的袋鼠, 伸着长长的脖子左看 右瞧,好像在寻找自己的亲人。我当孩子的,最感兴趣的是背后架起来的这两台 放映机,在三角架上,上面有两个似是锅盖的盒子,放映员在往里面装影片。 时候一到,放映机上的镜头闪出一束光线落户在前方的银幕里,黑白的,一 个闪光的五角星在放光芒, 伴随着柱上喇叭里的悦耳的音乐。 是一本 《小兵张嘎》 , 看得正浓有味时,银幕上的画面黯淡下来,瞬间灭了,有人嚷嚷起来说:“没有 电了。”我转过身去看放映机的地方,也是一片漆黑,放映员打着手电简扫来扫 去,像护自己的心肝宝贝似的护着他的设备,怕骚动被人踩了。不一会银幕上的 故事 ,在旁边的发电机嗡嗡声中伴奏下看完了电影。 记得有一次看电影时, 突然下起雨来, 雨不大, 见到放映机上面支起把雨伞, 像蘑菇似的,给我们看完电影。也有时碰上磅大雨,我们四处投难,放映员见放 不了电影,用广播通知我们明天凭票再来看。 县委的坎下有一栋草房子, 是我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 每当里面的人上班时 我都跑去从门口探他们,他们是电影院里的叔叔阿姨,在里面修理放映设备。放 学后我老是垫着他们是不是在放电影?快马加鞭来到里面, 有时候碰上他们在试 机就站在旁边看,他们拿我无可奈何,因为我家住在县委,他们若不得。捡了他 们裁掉的影片如获珍宝, 回家在父亲的指导下用手电筒把影投在墙上, 仿佛是自 家的电影院,博得同龄的哈哈大笑,笑在童年里。 电影院搬到新址是哪一年?我己经不记得了,请看这篇散文 的朋友们帮我回忆一下,告诉我,让我把时间填上去,完善这部作品。 电影院从旧址搬到新址。 新的电影院在靠近街头的西边, 在百货大楼和东风 饭店之间的坎下。从上面下去有三个水泥台阶,正面一个大台阶,两边各有一个 小台阶。电影院的正面是两层仿古建筑,下面是个厅,厅的外面是左右各一个橱 窗。 右边的橱窗里面是预告明天要放的电影, 左边的橱窗里面写着当天要放的电 影和放映的时间。 从左边橱窗往左走几步是售票窗口, 一到售票时间这里可是热 闹了, 不分男女老少一拥而上捂住售票窗口, 把拿里手的钱攥住拼死也向里面伸 去,嚷着里面的阿姨把票卖给我。电影院的正门是个两三百平方米的厅,厅的里 面左右各有一扇观众进出的门。一到入场的时候,这里可是塞满了一簇簇的人, 有的人像“流窜犯”一样,流窜在人堆里问:“你有没有多余的票?” 我的父母带着我和妹妹们来到电影院, 在入口处我爸把事先买好的电影票递 给看门的老大爷,他看了票放我们进去,里面仿佛是一个宽敞明亮的礼堂。一眼 就看到对面的台子上架着银幕, 银幕的前面是一排排固定在地板上的粉红色椅子。 我爸凭着票上的座位号带着我们走在过道里去找座位坐下, 外面的人陆续进来坐 好。我借着空档,抬头一看顶端是个巨大的五角星,闪烁在灯光里。 时间一到, 电影院里的灯一下子灭了, 只见二楼上下来一束亮光射在银幕上, 是三个工农兵的雕像在光芒里,音乐伴随着,很招我的心。 那时候的电影票一毛五分钱, 相当于我妈有时候来不及给我们做早餐吃去上 学,塞给我一毛五分钱,去外面买吃的去上学。 可是有时候找不到这一毛五分钱,去看这本已经看过多次的《地道战》,站 在电影院的门口,像人家一样想混进去,混不进去去爬墙。电影院的墙壁越砌越 高,越要爬,好似里面是一座“监狱,”关满了观众。

上一篇:首都电影院金融街店

下一篇:“巴黎”关门传奇不再这家71年历史的电影院歇业

顶部